西门花

温瑞安:

温瑞安笔下那个醉人的舞者——朱小腰 



“朱小腰”,起初见到这个名字让我这个吃货很容易联想到烧烤小腰,其实她并不是什么食物,也和厨子没有任何关系,和饮食行业都没有一点关系。

她是一个舞者,一个出色的舞者,还是个女子。温书笔下《说英雄谁是英雄》中那个“一舞醉人心”的朱小腰。


在《说英雄谁是英雄》这部书中朱小腰也许不是最重要的女子,甚至不是最出彩的女子,容貌可能相比温柔和雷纯也略有不及,但她却另有一种别样的美,也是那种能让读者记住了变不会轻易忘却的女子,只可惜最后她为了自己爱的人而死,无怨无悔的死去。







朱小腰的身世:朱小腰自小喜欢舞蹈,家人却不许她学。卖青楼未开苞之前,被当时迷天七圣盟的大圣主不老神仙颜鹤发看中赎身,后教导武艺。她依旧喜欢跳舞,但颜鹤发说,武是另一种舞。便放弃跳舞,专心学武,只为还情。在原二圣主死后,被颜推荐为新的二圣主,号落花舞影。颜鹤发无疑是她的恩人,她更是把颜比作父亲,兄长,亲人。


她从小就喜欢跳舞,可以说是一个天生的舞者,即使是颜鹤发教的她习武之后,她也一直没有荒废自己的舞蹈,而是把自己的舞蹈中加入了武功,或者说在她的武功内加入了舞蹈,让她即使是厮杀搏斗起来给人感觉依旧很美的样子让人们也分不清她究竟是在施展武功还是在跳一种别样的舞。


朱小腰后加入“苏梦枕”所领导的“金风细雨楼” 白愁飞叛变后,颜鹤发为苏梦枕争取时间而死,加入王小石的象鼻塔。视白愁飞为仇人,发誓此仇必报。被白愁飞示意不可收买必须除去,曾遭到金风细雨楼多人伏击,唐宝牛均在场,最后都有惊无险化解。她不乏追求者,其中唐宝牛是最坚持不懈的一位,她也多少为唐宝牛的这份痴情而感动,所以才有了她后来与群雄去劫法场就唐宝牛的那一幕。








朱小腰的美:原文中有几处是这样对她进行描写的;乌黑蓬松的秀发在脑后挽了个髻,一双盈盈楚楚的星目里盛满了慵懒的倦意,她的腰肢笼罩在宽大的红色衣裙里,衣料且轻且薄,清晨的光线穿过纱窗,从她的衣服上透过来,影影绰绰。


她绯色的面巾半落,露出了半边绯色的脸。她无色的唇带血。星眸半张,似乎还带着点哀怨的无奈(那仍是嘲笑多于悲凉的),仍是那一张绝美中带着慵乏的容颜。



这样的描写既展现出朱小腰那别样的美,却也不同于温柔、雷纯那样青涩少女的年轻,而是一种随意的、洒脱的、及看透世态炎凉又对生活抱有惊喜的一个别样女子。


还有一处是这样描写的;朱小腰的美,向来带点倦慵。 她的头发略为蓬松,星眸半合,像她还未完全睡醒,而且眼底里还藏着一个以上的梦,你若在这时候跟她交谈,但不单是在跟她一半醒着的神态对话,还得阅读她另一半未醒的梦。 朱小腰总是无心的。看人一眼,是无心的。



专心吃着东西,也无心的。她穿的衣服,令人适然的感觉,不过那也只像是无心造成的。甚至连她的生命都是无心无意的。 她也常常跟人说:“我?我是个没有心的人。”


一个嘴上时常说着自己是个无心的女子所做的一切却又是那么有心,一切似乎轻描淡写,又那么漫不经心却足可以让众多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这样的女子又岂是一个简单的“美”字能够形容的……







朱小腰的情:鹤颜发死后,朱小腰曾闷闷不乐许久,很多人也都看得出来,但她尽量把这种伤痛掩盖得很深,而不希望大家对于她有什么过多的关心和照顾。她一直记得鹤颜发,也会时常想念他,那是因为亲情。人世间最重要的三种情感,是:亲情,友情,爱情。她对颜鹤发是亲情,但却拒绝了爱情。她也知道唐宝牛对她的一往深情。


她一样不能接受他的情。她知道他的好意,还有这大男人的可爱之处,以及这条汉子的痴情特色。她不是不动心。也并非全没动意。她也暗自喜欢他的“憨”和“戆”、自大、自卑以及自吹自擂、自以为是。还有他的自得其乐。



她甚至也在暗里希望:他若有心,若真的有意,再主动示好时,再表明一下,以示坚贞,说不定,她就真的会答应了、默许了、接受了、也对他像他对她一般的好了。但一切还差那么一步。只差那么一点。朱小腰不是无情,她却但愿自己不如无情。——颜鹤发刚死不久,她还没适应过来。

她只来得及从当他是朋友,转而待他像兄弟,然后在心目中已把他视作密友……她的心情仍只赶得及接受了他的友情。那是相当丰富、感人和令人动心的“友情”。



一切只差咫尺。

也许唐宝牛就再有那么一次机会,再献一次殷勤,她就会让他遂了心愿……可是,转首已是天涯。

她除了对鹤颜发的亲情,对“象鼻塔”里边种兄弟姐妹的友情,还有对唐宝牛那似有似无的爱情,她还有一颗善良的心,一片怜悯之情,这一点从她喜欢收养和放生小动物这种行为中也可以看出,很多次都是自己出钱购买了小动物再放生,一个对动物尚且存在着爱惜之心的女人,何况对情呢。









朱小腰之死:当我对这个人物还没有欣赏够的时候;当她和唐宝牛的恋情还没有真正开展的时候;温巨侠就把她给写死了,真是遗憾!她的死并不惊艳,在温书中也不算最恐怖最凄惨的,但就如同她的人一样,死那么的令人惋惜。

她向武功深不可测的“惊涛书生”出手,或者说是“跳舞”,因为一般人根本分不清她那究竟是武功还是舞蹈,她的武功和舞蹈本就很相近。随后她就中了“惊涛书生”的“活色生香掌”和“欲仙欲死神功”。


当唐宝牛接住她的时候发现:

一、她的脊椎已经断了。

二、她的五脏六腑已经离位。

三、她已奄奄一息。



相信对于一个如此热爱舞蹈的女子来说,她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愿承受那断脊止痛。她望着张大嘴巴的唐宝牛似乎想说很多话,但却有没有留下些什么话。

隐约间似乎说了句:“待来世再跳这一场舞吧……”


美人依旧薄命当你还留恋痴迷于此女子的时候,她就这么匆匆的去了,留给你的只是以往她的那迷人的舞蹈和那慵懒的神情。

谁说女子不可以是侠,女人同样也可以有情有义,《说英雄谁是英雄》中的朱小腰就是。既是一个迷一般的舞者却又是一个如此重情重义的女子。生命终止在她那最美的时刻。


评论

热度(57)

  1. t14062755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西门花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情在爱之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小狸的体温计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诗人乙吴理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翻滚吧广场舞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傅红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